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一剎那,淚光裡有燕宿雕樑,月度銀牆,跌進年月的深淵裡,在愛中尋找銳痛。然後世界便帶著暖沉寂靜默下來。 在所有蒼荒的時光中顛沛流離,又在所有已逝的回憶裡將情感分離,如此這般竟再也回味不了從前以及其他,於是略帶感傷,對著生命裡的吉光片羽安撫,在很小的時候無法讀懂錯失歲月的人們的苦痛,但當我明白過來他們的苦痛時,所謂的意義也就沒有了詮釋的必要了,生活本身就是一種富有生命力的東西,無限制的自由,且沒有終點。在或明或暗的時光裡蹁遷徘徊,尋找著一個巨大的缺口,需要氧氣,緩解窒息,時間與時間的摩擦,誰也不瞭解這種無助且軟弱的摧殘,任何試圖發生的改變,都如同過度曝光的底片,顯得蒼白無力。而當他們終於老去,對著低低矮矮的墳頭歎息,原來生活是一場完整的廢墟。 一個人總要走過一條最為放肆的路。人生才算是完整的,與不同的陌生人相識,與之相擁,這是多麼原始而拙劣的情感,而這種相視而笑的默然,卻又是多麼的真實,與其說海枯石爛,我更期待三五鴻雁輕掠而過,泛動四季漣漪,一點硃砂後,平靜如常,而後終是週而復始的等待,一些呼嘯而過破碎而渾濁的細末,以一種凹凸不平的質感詮釋生活的姿態。而一些生命終止於此,它們來不及選擇亦是別無選擇,如同飛蛾撲火般的決絕與卑微。那些稱之為宿命的東西,很容易讓我們流下眼淚而後又徹然頓悟,相視而笑。